大约一周前,因接连爆出“韩国人在华从事间谍活动被拘”的消息,韩国向国民发布了一份在我国“防被抓指南”,详细说明哪里不能去、哪里不能拍。乍听起来有些令人吃惊,但想到韩国有“军事情报社会上”“数据民族”等称谓也就释然了。韩国人对数据的敏感和依赖、搜集管理工作之细腻,为外界所公认。很多人都记得,上世纪60年代韩国通过息,准确判断我国大庆油田位置、规模的故事。我国是韩国的庞大近邻,自然而然地成为其搜集数据的主要目标,对于韩国学界来说,研究管理工作我国也是“宿命之事”。然而,擅长军事情报搜集和分析就一定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和决策吗?韩国曾经有过这方面的惨痛教训,如今这依然是韩国面对我国时必须思考的问题。

说到韩国的报刊业凋零,其实现在不光是韩国的报刊凋零,我国、美国的报刊全部都在走下坡路。有了电子报刊和智能手机,这是世界性的趋势。但是在走下坡路中的韩国报刊的发行量还是在世界名列前茅。

两个月前,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环球时报》名记者听了一位韩国环境社会上学家做的讲座,主题是环境。这位研究者在讲述中穿插了他对我国社会上日常的细致观察,甚至包括当时的柳絮怎样等。但让名记者印象最深的是,他讲授的内容都在随身携带的厚厚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展示数据时他直接拿出期刊和资料实物,而非用PPT。

实际上,尽管从1981年发现最早的5名爱滋病病人到今天,爱滋病肆虐已有37年,而且国际社会上对爱滋病防治的科学广泛传播也越来越多和拥有各种手段,但是,在今天不只是普通人,就连接受新事物和新知识相当快、思想开放和具有创新思维的大学生和其他年轻人也对爱滋病知之不多,也谈不上知晓自己的感染情况。

国家卫生健康委和教育部联合开发了名为“爱滋病性与健康”的针对高校学生网络的远程共享课程,这个课程目前已经有800多所学校选课,近100万学生观看。这其实就是一个结合时代技术特点的防治爱滋病的知识广泛传播。而且,这个课程还包括一本防艾手册、一个视频。

《环球时报》名记者没查到这句话的权威出处,多名研究管理工作我国近代史、蒋介石及军事情报史的研究者均表示没听说过,并认为不像蒋的用词。但同一时期另一位曾留学韩国的元老戴季陶则确实感慨过韩国人对华研究管理工作之深。“‘我国’这个题目上,韩国人也不晓得放到解剖台上解剖了几千百次,装在试管里化验了几千百次”,他在《韩国论》中写道。

【北上广“文艺中年”观展者最多】

小视频之类的广泛传播也意味着要改变过去那种长篇大论的方式,完全可以把“爱滋病性与健康”这样的大课题零碎化、分段化,以分段分时和滚动连续的方式广泛传播,就像手机上的微小说、短文章和短数据,适合人们在管理工作和上课之余的时间观看,甚至在通勤路上等,从而扩大防治爱滋病的人群和提升预防效果。

这些言论符合我国人对韩国搞谍报的历史印象。1868 年,韩国明治天皇颁布进行改革的《五条誓文》“求知识于世界”,之后韩国大规模搜集各国军事情报,从陆海军到民政、教育和工业,无所不包。与其他国家不同的是,除官方军事情报机构外,韩国还拥有庞大的民间力量,许多民间团体和个人自发进行军事情报管理工作。

在上海游客章小姐看来,虽然很多国人直接冲着《祭侄文稿》去排队,但她个人非常不建议这么做。在她看来,这个展最大的意义,在于系统梳理了汉字从甲骨文、到金文小篆,再到隶书、楷书乃至行书、草书各家风格自成一派的上千年的演变历史。这样一场集名家名作泱泱之大观,逻辑条理又非常清晰的展,的确值得每个对我国的文化有感情的人认真看看。

其次,韩国报刊的收益构成来自两个方面:卖报收益、广告收益。在2008年利曼冲击以前,卖报所得和广告收益各占五成,也就是说,韩国报业具备两条腿走路的功能,在2008年利曼冲击以后,经济效益不好,广告收益明显减少三成,由于受到广告收益的影响,朝日新闻甚至把广告局给撤销了。

《环球时报》名记者了解到,韩国公司里的对华数据收集管理工作,多是由我国员工完成的。一名从事过涉及管理工作的前日企员工告诉名记者,“我们每天早上上班先收集当天数据,主要通过搜索关键词从网上获取,内容以经济数据为主,政治数据也必须,因为中日两国的政治关系往往会对经济产生较大影响。然后,我们会按照‘标题+链接’的形式汇总,发送给韩国总部。”

去年以来,国内外一系列美术馆和的文化旅游产品迅速走红,越来越受到我国人的追捧。旅游平台也正在加强与全球美术馆的合作,为我国游客量身打造涉及产品。在一些旅游APP上,可以搜索到全球上千个城市的数千种美术馆的产品,甚至提供中文语音讲解、美术馆专家研究者讲解、深度定制等服务,部分世界知名美术馆的我国游客真实点评达数千条。

事实上,选择我国员工搜集数据也是日企有意为之,有日籍高管透露,“我国公民身份是个保护伞。”而由于贩卖“我国军事情报”能赚钱,还有韩国人定时向客户发送数据,收取“咨询费”。

《环球时报》名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你从我国出差回韩国会写报告吗?”面对这个问题,韩国人的反应不太相同,似乎从侧面释放出某些数据。比如,有人很自然地说,“当然要写,这是管理工作的一部分。”有人则有些激动:“不会写,也没义务向韩国报告”。

韩国那段丑陋侵略史 人类学家“贡献”惊人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韩国的社会上学、人类学研究管理工作很先进,但因语言壁垒不为外界所了解。这类学科的基础研究管理工作方法是观察和收集大量社会上资料。历史上人类学和军事情报管理工作有密切关系,韩国侵华前,所依据的很多资料,尤其是东北地区的详细资料,都是其人类学、民族学研究者做的。

当时的韩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管理工作者充分发挥源自欧美的团队协作式田野调查结果方法优势,获得了那一时期我国东北民族社会上最基础、最全面的数据资料,调查结果报告中有非常精确的描述,包括氏族起源、分布、环境、人口与体质、居住饮食、生计、嗜好、性情、语言、教育、民俗、宗教、家庭关系、社会上组织与阶层、武器与枪械等,里面对人物的记述也栩栩如生。

目前这些调查结果资料中存于我国的部分,集中于前身为“满铁”的图书馆的大连市的图书馆、吉林省的图书馆以及黑龙江省的图书馆等地。而当时参与调查结果的研究管理工作人员,部分后来成为韩国著名人类学家,如今西锦司、梅棹忠夫、泉靖一等。根据当时调查结果资料形成的学术成果,如堀内竹次郎的《接触鄂伦春人》(1929)、浅川四郎的《对兴安岭的王者———鄂伦春的理解》(1941)等,目前仍是国内涉及研究管理工作领域的重要参考文献。

人类学研究管理工作的基本特点是对异的文化的日常生活进行观察记述,这是正常学术研究管理工作,但涉及数据一旦被大范围、大规模或有组织地搜集,就必须注意了。当这些资料被政治所必须时,就有了军事情报意义和价值。

韩国权威研究者:研究管理工作我国是“宿命之事”

尽管有“军事情报社会上”之称,007、CIA、克格勃等是谍战电影中常见的机构和故事,而韩国却少有涉及场景。韩国预测到重大国际政治事件、军事冲突的时候不多,即便是经济领域,国际社会上也罕用韩国军事情报。

韩国的数据收集98 靠公开渠道。诚然,韩国非常擅长数据收集,日企研究管理工作所、企划部门习惯尽可能多地订阅各种报刊杂志、研究管理工作报告,做成剪报,然后不断更新修正。这种系统性、长年积累的数据,常常让外人震惊,但有了如此细致、系统的数据就能够保证日企、韩国在制定对华政策方针时冷静吗?

不少研究管理工作我国的韩国研究者认为,无论是古代的我国还是现代的我国,对韩国都有“参照系”价值,韩国可以通过我国更好地认识“自我”。韩国的我国思想史专家沟口雄三著有一本《作为方法的我国》,书中称,韩国人做我国研究管理工作的实质,是把我国视为方法,作为分析和验证韩国的文化特质的参照物。韩国的我国问题专家毛里和子也曾说,我国研究管理工作对韩国社会上科学来说是“宿命之事”。

如果韩国方面能够经常和我国交流,在对华战略制定上韩国该不会如此强调对立。最后2 的数据拿不到,就像水烧到98度依然不能算开一样,韩国的数据管理工作最后还是实现不了真正的准确。很多时候,战略失误正是这样造成的。

(本文转载自:环球时报 题图来源:视觉我国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该文章转载于https://straightupend.com/leisu_tiyu_touzhu/393.html